牛人回国谈感受:国内欢迎灌水机器 做研究还是回美国

我的大老板是千人,我的小老板是青千,我们在一个课题组好几年了,除了课题的讨论 ,还有很多其他各方面的交流,所以沟通很频繁,彼此也很熟悉,大小老板都常会谈到 回国后的诸多体验和对很多事物的看法。

先讲大老板,导师他年龄40多,在美国作教授,跟很多千人一样,回国建实验室后都是常年中美两边跑,他对两边的科研学术差异感触很多。

首先是资源和经费:
刚进实验室时导师说过如果我们有想法,想做什么就放开了做,需要的东西他都可以提供。就是因为那时他刚回国,比起在国外,他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经费,申请了很多项目,比如像973这种,也是首席。不过这是千人引进时的初期福利,拿着这些资源,能不能在几年内发展起来,有没有出成果去继续争取新的资源就看本事和能力了,所以压力也很大。不过他说过中国现在确实机遇很好,国家对科研这块的投入也更多,想要把真正的科研搞起来,所以各种资源充足,好好干的话,比起在美国,更容易得到经费资助,这是他们很多教授都往回跑的原因。这一点上,国内是优势。

科研环境:
虽说国内能提供的条件优厚,但导师曾跟我们提过,说作为学生想做真正的science的话,还是去美国吧。原因就在于他觉得国内的科研环境太浮躁。其实是国内大环境与他本人的理想有冲突,导师是一个真正热爱科学的人,他这人智商超高思维发散,对科学有一种偏执,追求真理,所以对实验和数据的真实性有洁癖。而他觉得国内的科研有一种致命的病态,就是太功利,唯文章论,而国内科研的评价体系也是如此,这样就导致了科研从业者不得不急功近利,有时连数据真实性或许都打问号,这是他看不过去的一点。

第二,国内非学术事务太多,这是他的真切感受。只要一回国,我们都难得见到他身影,大大小小的会议不断,大多还并不是学术性质。反倒是他人在美国时,有大把时间远程遥控,每天n封邮件关注实验室课题进展。所以他说,在国内,精力有很大一部分要被牵扯到其他事务中,这是他的无奈之处。题主题目中说想了解他们“想法的改变,以及如何适应”,我只了解我导师的应对方式,他这人情商也很高,这是我最佩服他的一点,他的做法就是不赞同但尊重这里的游戏规则,既然个人之力无法改变大环境,那么无奈也没有用,所以参与进去,不管是会议也好,应酬交际也好,他都配合,只要最终的结果是能够得到资源做自己的事情就够了。至于占用的时间怎么补回,我只能说常常会在凌晨三四点收到他的邮件……他的睡眠时间一直是个谜……

学术氛围:除了前面所说的科研大环境的功利和浮躁,导师还吐槽过国内研究人员和学生的状态,主要是大家对科研的态度和信心问题。他说过这样的感受:一回美国,实验室总是给他positive的氛围,大家都会告诉他自己想做什么,请求他的支持,而且充满信心觉得一定能做出来;而一回国内,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,总是需要他来告诉大家做什么,而大家的第一反应总是表示有难度,没信心,不好下手,没有近期可见的结果收获就会担忧,需要他来给大家力量和信心进行鼓励。其实大家也都很努力,可就是这种乐观和积极比较欠缺,这点他也很无奈,他曾经问过大家是不是因为在国内的成长环境里过得太压抑的缘故。也尽力在用自己充满能量的小宇宙在改变大家,说起来,他也真不容易。

合作方面:上面这一点也表现在与其他单位合作时。现在大的项目都需要多家单位合作,各尽所长,你出样本我出技术他出分析之类的,最终获得高质量的成果,这是好事,比如nature上常有挂好几排单位的大数据文章。但这种合作在中国进行貌似就略有点艰难,第一就是被导师吐槽过的信心问题,当合作单位们一起讨论项目时,大家总是先申述困难而不是解决问题,这种时候要推进项目进行就效率低,很缓慢;第二就是总是出现大饼还没画好,就开始想怎么分大饼的事,利益争夺在利益都还没有做出来的时候就开始了,想要齐心协力去完成一件事,来自大家自身制造的阻力却重重。

与本土实验室的关系:导师曾为了鼓励我不要太在意别人看法,拿自己举了个栗子,说背后指点他的人可不少,他要是在意,就整天愁这些不要做工作了。他说的这种情况,就是他这种归国建的实验室被本土实验室天然排斥的情况,想想也是,他们这些人空降回来拿走很多资源,本土实验室不爽太正常了。所以在与其他实验室相处时,总是会有摩擦不断,尤其本土实验室们还喜欢抱团。虽说导师们不在乎舆论好坏,但有时候多少会有一些影响工作开展的情况出现。这得需要老板们自己想办法去调和了,我见我导师的做法是在自己能帮助别人的地方就帮助别人,不管是教什么技术,帮做什么实验,或者对其他实验室开放很多仪器,都很大方。

压力:压力大,很大,本来拿了资源就得出成果不是,而且本土们也都看着呢,压力更大,而且从长远看,要把这种资源优势可再生下去,巨大了……所以老板总是在诡异的凌晨出没…………暂时想不到更多了……

说个混的好的,就是小老板,他是青千,很年轻,刚30出头,他出国时间不长,因此对于他来说回国后的科研环境比起国外他更加了解和适应,甚至可以说是如鱼得水的感觉。当然他也是得到了青千的福利,在国外没有的大量资源,包括物力人力财力。他在国外只是博后,回来得到的东西就像暴发户了的感觉。他个人又非常拼命,早8点到晚11点待在实验室的作息,几乎雷打不动,也很好的利用了这些资源,在几年内发了不少灌水文章。他本人非常适应国内科研环境,他曾说过他和大老板不一样,他比较功利。做课题都是奔着结果和文章去,基本上他和国内科研环境很契合,所以他不需要适应,也没有特别的看法。但是他虽然文章不少,却几乎不算有真正前沿的创新和突破,也许是功利和科学不可得兼吧……

以上是这几年从与他们的相处中所了解到的,只是他们个例的一些些想法和状态:-)

出处:http://www.newsmth.net/nForum/#!article/QingJiao/366059